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家访谈 » 画廊访谈 »
点击图片查看原图

北京墨彩画院院长王天禾访谈

  • 发布日期:2015-09-04 15:11
  • 有效期至:长期有效
  • 名家访谈区域:北京
  • 浏览次数507
  • 留言咨询
 
详细说明
 华夏收藏网讯 北京墨彩画院院长王天禾在创作当中逐渐总结出了一条造型、造景、造境的基本思路,即,“线为骨、墨为躯、色为裳。”他以墨彩的形式自由表现着水墨的精神。

记者:您的作品表现出一种笔墨的厚重感。可是,你的题词落款处的书体却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似乎是一群行走着的文字,让作品顿时灵动起来,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能谈谈您的书法创作及将这种书体同绘画相结合的艺术语言表达的追求吗?

王天禾:书法创作应受前人开创并设定的书法性艺术追求的限制,表现在用笔、结构、行势、章法等方面的要求。草书是有严格的字形结体范例下笔墨的“自由发挥”。草书在外形上看似狅怪不羁,实则体式、用笔都很受制约。不遵守草书的体式约束,胡乱减笔就背离了中国书法的草书原则。不遵守中国书法笔法的制约就偏离了书法的准则。

我向沈鹏先生学习草书,得益最多的是要严谨体式、发挥笔致。使书写的文字活跃起来、生动起来,便借用花鸟画的一些方法,如画藤蔓、兰竹。也会借用山水画的皴法尝试将字的笔画灵活起来。

以草书为山水画提款的画家好像不多。似乎有几个原因:1、画家主要精力在绘画上。有书家功力的画家少之又少。2、草书的基本功除了要历练字形结构和用笔之外,还要按照草书的结构特征记忆字形和笔画。草书与篆、隶、楷书有着书法结构和用笔意义上的不同。故,书法家中,草书家较少。画家中能写草书的就更少了。3、画家中即使有能写规范草书的,将草书用于画面题款不易掌控体式,何况书法还有这门艺术的特定的书学境界。

大多山水画家都以行楷书题款,相对自由的结体方式和相对自由的用笔方法,使用起来较为方便顺捷。受历史延续的影响,画面题款的方阵、一炷香等形式并不能张扬山水画的雄浑气度和自然华茂。草书是最接近山水画形制的书体,这是我选择在山水画上以草书作款的追求所在。

我在山水画提款时,除用严格的草书形制外,增强了草书笔法的丰富性。落款时审视画面的升降气势、开合韵致、沟壑深浅、笔墨轻重等因素。从画面空白处,取画面气韵动静衔接之处起笔,将自作诗句依次升降于、虚实于、迎让于、牵弃于画面之空白间,以补足画面主体气韵之不足且切勿破坏全篇构图的完整性。

记者:您的作品有瑰丽家园系列、青绿山水系列、拟古传统系列等。您今后的绘画发展方向是让这些系列的作品齐头并进的发展,还是更倾向于哪一种系列的作品表达方式呢?请谈谈您的艺术追求方向。

王天禾:现今时代是一个浮华、浮躁的时期。画家供、产、销一条龙式的生存方式不利于艺术的创作和追求。对于我们这一代不在体制内,又要靠画画吃饭的职业画家来说,只能“咬定青山不放松”,结果是“高山吃山”吃得山穷水尽。

瑰丽家园系列、青绿山水系列、拟古传统系列,还有广东水乡系列、牡丹江系列、风水画系列都是我在以绘画创作谋求生活需求中蒙想出来的,不过是一批新作品的冠名而已。

我的艺术追求方向和真正的艺术创作时期,要在我解决了生活、事业、社会需求之后再思考的问题。我竭力做个一心向艺的画人,争取在有生之年找到中国画的本源,能够为当代中国画添上一笔,不枉费一生心血足矣!

 

记者:您的国画作品中既有中国画的传统笔墨,又融合了西画的色彩、光影等表现技法。您是如何看待中西文化相融合的想象的?从您的创作实践而言,认为重彩国画传递一种什么样的艺术语言?

王天禾:中国唐代画家李思训父子就开创了金碧山水。宋代大青绿和小青绿山水画的创作技法完善。“随类赋彩”的中国画色彩学基础建立。西方绘画在十九世纪才奠定了外光派的色彩学理论。中国人独到的美学认知是中华民族的对世界艺术特有贡献。以科学技术发展而发展的西方绘画艺术随着工业发展的脚步,已停滞或在歧途上走了一个世纪。不利于发挥艺术家个性展阔的艺术形式,而以追求造型准确和光影变化中的景物为表现母体,成为自然的复制者和故事的讲述人。欧洲工业化之后,后印象主义、点彩派、立方主义、冷热抽象派就是西方失去绘画追求的盲目产物。至今,西方现代绘画也没有找到真正意义上的绘画艺旨。而看似保守的中国画,却在不断完善和丰富绘画技法与内涵的同时,扩充这它的表现张力,使中国画的创作者有了更大的艺术表现空间。中西绘画能够相通的只有“灰色基因”。即:表现物体无色的三维基本状态。西方绘画的被表现物体在光影中凝滞。西方现代绘画张扬激发着光怪陆离的心态,也扭曲了绘画的严肃性和历史积淀的技法优长。中国画的被表现物体在水墨中张扬主观个性。当代中国画的艺旨在历史的进步中发扬光大。

中国画的重彩画顺应时代的进步,表现人性的宽宏。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鼓与呼着人性追求的真善美。结束了文人画一厢情愿的孤芳自赏,重彩中国画延伸着中国传统绘画意象再造的同时,增加了鼓舞人们的向善、向美之心的正能量元素。

记者:即作为书画家又作为收藏家,您认为收藏什么样的作品才最具价值?您的作品是否会沿着市场收藏作品的方向去发展?

王天禾:有技术能力、有个人风格、有艺术追求的作品就是好作品。能画出好作品的画家,一定都是有生活阅历、有健康心态、有艺术探求的。收藏者的个人好恶要看他的艺术见识。受关注的一定有特点。不受关注的一定没地位。从收藏的角度如何看待,基于收藏者的需求。历史不欺人心。在国内真正意义上的收藏家是很少的。

我的作品一定会让人觉得好看。做到那种有文化性的好看,不容易,要看我自己积累了多少文化。学识修养高于绘画技法。不迎合市场,没饭吃。只迎合市场,我的心性不允许。题材内容不分雅俗,绘画技法追求高妙。不自欺、不欺人,我行不我素。先自娱,再娱人。关于市场,不求大众,只觅知音。

王天禾,又名王天和,字梦禹,濡石斋主人。1956年生于北京。油画师从鲁若增、李天祥、赵友萍。国画师从邓锡良、吴悦石、何海霞、陆俨少、梁树年、龙瑞。书法篆刻师从大康、沈鹏等。2005年进入国家画院龙瑞工作室,助教范扬。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北京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敦煌美术馆名誉馆长,中国禅佛书画院副院长,现任北京墨彩画院院长,中国风水画研究会(筹)创始人。

 
[ 名家访谈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