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家访谈 » 画廊访谈 »
点击图片查看原图

你把画廊交给谁? 山艺术、阿拉里奥、3/4画廊、现在画廊访谈

  • 发布日期:2015-10-27 14:08
  • 有效期至:长期有效
  • 名家访谈区域:北京
  • 浏览次数236
  • 留言咨询
 
详细说明
 编者按:究竟是什么在影响北京画廊的经营路线?

是市场中藏家的经济实力?是画廊自身在管理、策划等方面的先进程度?还是政府对文化产业的激励力度与扶持效率?抑或是各方共同作用的结果?本刊邀请山艺术北京林正艺术空间、北京阿拉里奥画廊、现在画廊、3/4画廊四家具有代表性的画廊掌门人就画廊发展的机遇与挑战发表自己的看法——

画廊定位与选择标准

《美术周刊》:近年来,伴随着艺术市场的逐渐升温、艺术运转机制的逐渐完善,中国的艺术经营机构不断涌现。在众多的不同类型中,您对自己艺术空间定位是什么?

山艺术·林正:我们希望能将诚信及服务放在首要位置。

阿拉里奥·尹在甲:中国艺术市场这几年变化非常大, 以画廊和拍卖行最为活跃,画廊本身工作应该做好的展览,但是这样做的结果是利益不大。现在大部分画廊商业性很强,以做二级市场为主,基本没有代理艺术家机制。作为画廊的经营者,我经济上的压力很大,也想过做二级市场,但是我们至今没有这么做,还是看重艺术家的作品和展览的质量。

3/4·李文子:优秀的当代艺术,以女艺术家为主。

现在·黄燎原:做我认为好的艺术,中国的和国际的。

《美术周刊》:您如何定义画廊等机构在中国当下的职能和作用?在您看来,在中国当代艺术领域的各个环节中,画廊/艺术空间应该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山艺术·林正:首要的功能还是教育大众及推广艺术,不管是不是当代艺术,这都是画廊需要做的。

阿拉里奥·尹在甲:现在的情况是,美术馆收藏很少,画廊代理机制不健全,绝大多数是买卖。整个美术市场目前也处于一个发展的过程,也是必须经历的混乱阶段。

3/4·李文子:艺术普及功能兼艺术推广责任。画廊在眼下的艺术生态中被边缘化了。表面上看很热闹,但艺术作品的成交、艺术拍品的征集,很多是私下完成的。画廊客观上起到了推介艺术家的作用,但没被市场充分承认。理想的艺术生态,画廊应该起到衔接、定价、推优、保真等更多的作用。

现在·黄燎原:中介、传播的渠道。做艺术的普及工作。

《美术周刊》:您画廊的研究、展示和推广,立足于什么类型的艺术作品?或者说,您选择艺术家的标准是什么?

山艺术·林正:我们画廊选择艺术家的标准基本上有四项:第一,要有民族性,一定要能感觉出是这个民族的人创作的作品,如中国的就是中国的,美国的就是美国的。第二,一定要有绘画性,能表现出作者的绘画能力。第三,要有时代性,作品能表现当下状况,抓住时代的脉络。第四,作品要有强烈的个人风格。

阿拉里奥·尹在甲:我们不仅聚焦在中国或亚洲,但是会给亚洲艺术更多的展示空间。中国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出现了很多优秀的艺术家,如果策展人对亚洲艺术有好的构思和概念,也会有更多研究和展示的机会。

3/4·李文子:3/4一直以女艺术家为主,种类有油画、国画、版画、雕塑等。我选择艺术家很简单:思想、才貌、时代性、创造力。最重要的是艺术家的个性。

现在·黄燎原:我坚持自己的标准——自己的阅读、观看、道听途说和冥想的结果。

中国市场与应对策略

《美术周刊》:您怎么看待中国的艺术市场?

山艺术·林正:这是全世界最大的艺术市场,而且会带动亚洲其他国家一起来参与。

阿拉里奥·尹在甲:有一些艺术家认为中国的创作环境好,其实潜台词是这里有钱、有机会,这种看法和“姚明效果”一样,作品真正的价值反而被忽略,人们只看见了“背后的”中国,所以艺术市场的环境影响了对艺术作品的判断。

3/4·李文子:乱。无序中还是无序。

现在·黄燎原:初级,充满活力。

《美术周刊》: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中国当代艺术的兴起,艺术机构的职能和身份发生转换,并越来越趋于多元化。面对这样一个现实,您如何应对?

山艺术·林正:我觉得不管情况如何变化,艺术机构还是有教育观众的功能,这是不能或缺的,艺术机构如画廊有推广艺术的必要性, 这是其他机构无法替代的,所以我们基本上朝着这个大方向在走。

阿拉里奥·尹在甲:艺术和资本永远是一对矛盾,文化产业虽然属于创意型产业,但本质上和别的产业并没有不同,有同样的矛盾。画廊、独立空间的身份和职能在中国没有明显的区别,都倾向于商业化。

3/4·李文子:以适当的变,应付多变。市场是无情的,剩不下来就歇菜。

现在·黄燎原:我们才成立3年多,没感到有什么变化。

《美术周刊》:您如何看待艺术博览会?2008年有参加哪些博览会的计划吗?

山艺术·林正:好的博览会影响会很大,它会引来新的藏家、好的机构、好的艺术品,进而提升整体素质。2008年我们还没有参加博览会的计划,会将重心放在798的展厅上。

阿拉里奥·尹在甲:今年9月份有20多个大活动,包括八九个双年展和三年展,10多个亚洲的艺术博览会。如此之多,在亚洲是前所未有的。这是亚洲文化市场和经济繁荣的标志。每年全世界的艺术博览会有近200个,这是全球性的问题,拍卖行与画廊博览会构成了美术市场的大结构。大规模的资本投入到拍卖行中,中小规模的资本投入到画廊博览会中,从画廊博览会中出来的作品价格多在10万美元左右。我们今年计划参加几个主要的画廊博览会,如ARCO画廊博览会、艺术北京等。

3/4·李文子:什么多了都滥。艺术博览会是好平台,可以更多接触有效客户。但是,一味把宝押在博览会上,我认为不可取。尤其国外的展会,绝对的高门槛。没十年八年的历史,或雄厚的实力,去了不遭罪么。而且,国外的甄选标准有意识形态的因素(国内画廊有几个去的)。我们该做的,是先练内功。

现在·黄燎原:博览会是交流的窗口,但不是一个好的挣钱机会。参加好的博览会对画廊至关重要。但因为每个博览会的要求和标准不一样,所达到的效果也不一样,所以它是一个双向选择的结果。2008年我们已经参加了西班牙的ARCO博览会,确定要参加的有CIGE(我们只报名参加了年轻艺术家个展)、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和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其他还在申请或考虑中。

《美术周刊》:当代艺术或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火热过,您怎么看待中国画廊业的前景?

山艺术·林正:经过2005年及2006年的市场波动,现在的画廊越来越稳定,也整体找到了一个方向,这只是一个起步,画廊会更成熟、更多元化、前景会更好。

3/4·李文子:三五年迅速洗牌。真正好的执着的,留下;其余的,洗洗睡了。

现在·黄燎原:优胜劣汰,或者相反。

媒体互动与艺术交流

《美术周刊》:现在,很多媒体越来越关注中国当代艺术。您怎么看待媒体?或者说,作为一个画廊/艺术空间,您与媒体之间存在互动关系吗?

山艺术·林正:媒体本身的需求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新闻性,而当代艺术可以让媒体尽情发挥。虽然我们机构还是较传统的运营方式,但媒体每次都有不同的兴趣点。

阿拉里奥·尹在甲:中国当代艺术领域中,市场只是其中一个部分,文化和历史以及真正的文艺批评是最重要的。专业艺术媒体应该关心中国的文化、历史以及现代文明,这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3/4·李文子:不互动是不可能的,艺术就是传播。不过,我对媒体持保留态度——只尊重有价值的媒体。那些想要蹭钱的、蹭了又写不出好文章的,玩去。

现在·黄燎原:媒体很重要,但过去我们很少主动联络媒体,希望今年能做得好些。

《美术周刊》:和过去相比,您认为艺术的购买群体有没有发生变化?艺术藏家的收藏品位是否也有某种改变?

山艺术·林正:基本上没有太大的改变,投机的族群还是会投机,这几年的艺术市场波动让更多藏家更确定自己所要收藏的方向。

阿拉里奥·尹在甲:和过去相比,收藏家的比重正在逐渐平衡,从原来绝大部分是西方收藏家转向国内和西方的比例相接近。

3/4·李文子:有改变。买家不都老外了,炒家更多……而且,版画、摄影相较以前,也更多被接受了。

现在·黄燎原:我们的客户日趋国际化,不是中国藏家在减少,而是海外藏家增长很快。藏家的品位看不出太大变化。

《美术周刊》:您与艺术家怎样合作?对年轻艺术家参与市场的各个环节,有什么建议或者提醒?

山艺术·林正:尽量替对方着想、互相尊重、互相信任。

3/4·李文子:模式两种,代理或签约。前者比重大些。说到对(年轻)艺术家的建议,我只一句:沉住气。如果你想挣钱,那没的说(我不合作);如果你想把艺术当作终身职业或事业,一定、一定要耐住寂寞。多看书、多思考、适当社交、多多画画。

现在·黄燎原:签约与展览合作。我还想让年轻艺术家给我建议呢!

《美术周刊》:您是否关注国外的其他艺术机构?中国的画廊/艺术空间因文化、地域、政治或者经济背景的不同,是否存在某些特定的因素?您怎么看待彼此间的差异?

山艺术·林正:文化的差异是有的,这也强烈影响藏家的收藏方向,比如中国的藏家会买中国的艺术品,但不一定会买印度或澳洲的艺术,因为对当地的艺术并不太了解。欧美的藏家也是如此,面对同样金额的作品,他们通常都会先考虑自己熟悉的艺术品,而不会选择中国的艺术品。

3/4·李文子:差异大了去了。老百姓不买账,艺术没有土壤;买家多投机,市场此起彼伏。说白了,还是没钱。没钱,艺短。艺短,短视。没办法,也许,过20年,艺术才有正经的名分。国画和当代艺术一样的价格,一样的份额,一样受欢迎。中国画廊不应该做老外的吹鼓手,应该做自家文化的推销员。当然,我不排斥艺术交流。

现在·黄燎原:我们和很多国外画廊有相对稳定的合作。中国画廊和艺术家沾了祖国富强的光。我们仍需努力! (本文来源:中国文化报 )

 
[ 名家访谈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