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家访谈 » 画廊访谈 »
点击图片查看原图

大隐隐于市,收藏隐于心---北京隐庐画廊成宇访谈

  • 发布日期:2015-10-27 14:09
  • 有效期至:长期有效
  • 名家访谈区域:北京
  • 浏览次数130
  • 留言咨询
 
详细说明
 
成宇与苏士树合影
成宇与苏士树合影
隐庐画廊藏品:钱绍武书法作品
隐庐画廊藏品:钱绍武书法作品

  随着中国艺术市场的回暖,中国书画在2010年创造了辉煌的成绩,过亿的作品从2009年的4幅增加至13幅,黄庭坚的《砥柱铭》以4.368亿元的价格,创下了中国书画世界拍卖纪录。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监测,书画市场份额从去年春季的52.09%,迅速扩大至秋季的59.01%。

  二级市场火爆,一级市场的经营就会比较乐观,这是艺术市场多年的规律。近年来,位于北京爱家收藏市场内的隐庐画廊凭借诸多的名人字画和诚信经营的口碑,在书画一级市场上也颇有斩获。

  5月中旬该画廊推出的民国八大山人孤品扇面,曾经在北京的书画收藏圈引起了广泛关注。该画廊是如何经营的呢?有什么好的经验值得同行学习呢,带着这些问题,笔者采访了隐庐画廊主人书法家成宇先生。

  青泉:作为一个书法家,您完全可以自己委托画廊来销售您的作品,为什么考虑自己经营画廊呢?

  成宇:我做画廊目的有三。

  第一,我只是一个书法爱好者,尽管有很多人买我的作品,但是我知道自己算不上什么家。我喜欢名家书法,在欣赏名家名作的时候对自己的艺术追求是一种有效的提升手段。有了画廊,我就能够整日与这些名人字画呆在一起,接受熏陶。

  第二,我想为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搭建一个艺术交流的平台,我个人也喜欢艺术交流的氛围。通过画廊,我每周都能结识新朋友,大家偶尔来这里坐坐,品品茶,欣赏书画作品,这是一种精神享受。赚不赚钱并不是我关心和喜欢的,我喜欢的是艺术。

  第三,我想用画廊为收藏圈的朋友做点儿实际的事情。目前来看,效果比较好。我们画廊组建了鉴定的团队,其中有故宫博物院的专家,也有民间推崇的高手,我自己也在探索和研究。我们提供的服务是免费的,意见仅供藏友参考,今年上半年以来,我们为藏友免费鉴定的作品至少超过了100件。能为喜欢艺术的新老朋友们做些事情,我个人比较有成就感。

  青泉:画廊取名隐庐,有别的寓意吗?

  古人云:“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 那些所谓的隐士看破红尘隐居于山林只是形式上的“隐”而已,而真正达到物我两忘的心境,恰恰是能在最世俗的市朝中排除嘈杂的干扰,自得其乐。因此隐于市才是心灵上真正的升华所在。对于艺术家而言,也是如此。是否能够真正创作出好的艺术作品,主要在于心态,能否排除干扰、抵制各种诱惑潜心研究。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前的艺术市场,观念繁杂,投机取巧的事情不胜枚举。我们不一定都要像陶潜一样“隐于野”,也不一定都要像李白一样“隐于市”,而是要万物归乎一心。俗话说得好,“心静自然凉”,只要内心真诚、纯净,又何必去理会盗用艺术之名,沽名钓誉甚至骗人钱财的丑事呢?我们不妨静下心来:大隐隐于市。

  希望艺术家以平和的心态创作,希望收藏家、艺术爱好者以平和的心态对待艺术品,这就是我把画廊命名为“隐庐”的寓意所在。

  青泉:没错。您说的艺术圈的乱相我们也是感同身受。比如倍受关注的范曾与郭庆祥的诉讼纠纷至今还没有定论,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成宇:你这是给我下个套,呵呵。

  范曾是我喜欢的艺术家,郭庆祥也是我尊重的企业家、收藏家。对他们二位我不好做评价,但是就事论事,我认为还是心态的问题。

  流水线生产,这个问题取证较难,而且严谨的艺术家未必真的这么做,范曾作为知名艺术家,他更清楚对待艺术的态度问题。关于流水线生产的说法坊间流传很多版本,至于是谁亲眼所见,是否敢站出来还是未知数。不过这个事情对于艺术批评的进步,对于艺术家的鞭策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再说郭庆祥,如果买画是为了收藏艺术,不是为了投资,那么是否真的流水线生产又有何意义呢?

  青泉:隐庐画廊目前经营的作品有什么特色吗?

  成宇:目前画廊经营的作品主要还是以国画、书法为主。这些作品有些是我的祖辈收藏流传下来的,有些是我个人二十多年的收藏所得,还有一部分是来源于藏友和艺术家本人,所以比较杂。换句话说,一般的名家字画我这里都有。

  如果一定说特色,我觉得应该是名人字画。这些作品的作者都是在当时社会某一领域做出卓越贡献的,有一定的历史价值。比如,开国将军王定烈的书法、戊戌六君子康有为、梁启超的书法、文化名人沈钧儒的书法、漫画家华君武的素描、郭沫若的信札等等。我喜欢艺术名家的作品,也喜欢历史文化名人的东西,因为这些已经远远超越了艺术本身,有特定的历史韵味儿。

  5月中旬,画廊展出了我十年前收藏的一幅民国八大山人的扇面,由田世光、胡佩衡、秦仲文、陈缘督等合作的,很多圈子里的人都非常喜欢,认为有可能是个孤品。类似这样的东西我还有很多,也许这就是特色吧。

  青泉:根据您刚才所说,画廊经营的作品还是有一部分来自于藏家或者艺术家本人,那您是怎么来选择这些作品的呢?

  成宇:无论是寄售代卖还是画廊先买断,我们考虑的是作品本身,不说赝品,就是真迹名家的作品还有早期的呢,还有不成熟的呢。艺术品本身比艺术家的名气更重要。作为画廊,必须要把好这一关,否则就谈不上艺术交流平台的作用。

  青泉:您的隐庐画廊已经在爱家收藏市场多年了,经营过程中有没有比较让你难忘或者感动的事情?

  成宇:如果仔细回想的话比较多。我就说两件吧。

  我记得是去年的一个周末,有个老先生在爱家收藏市场闲逛,进到了我们画廊,在两幅作品前足足看了半个多小时。临走,我还邀请他坐下来喝了杯茶。他也没有多说什么。一周后,北京画院的一位工作人员找上门来,和我协商购买或者用其他作品交换这两幅作品的事情。我这才知道,原来那天来看作品的是北京画院的马海芳老师!

  据工作人员介绍,马老师在我的画廊发现的两幅作品是出自他本人之手,是他年轻时候画的,马老觉得是他的精品之作,想买回去或者换回去。可惜的是,那两幅作品已经转让给收藏圈的藏友了。现在想想,挺后悔,都怪自己眼拙,没有认出马老师来。失去了与马老师交流的机会,人家喜欢的作品我还给卖了,有点儿对不起他。如果有机会再见到马海芳老师,我一定当面赔罪。

  还有一个事情就是别人感激我了。去年五月份,画廊里有一幅启功的书法,当时价格是18万,收藏圈的朋友介绍过来的一位买家,口头说定了他要买。因为他着急出差,只留了2万元订金,作品也暂时留在了画廊。


  两个月后他出差回来了,当时的这幅作品收藏圈有人已经出价26万了。出钱的新买主甚至愿意承担我毁约的2万元损失。如果毁约,我至少多赚8万块钱。说实话,当时也犹豫了一下。后来考虑了自己做画廊的目的,还是觉得“诚信”最重要。最后,那个买家以18万的价格拿走的,听说不久就送拍了,以34万元成交。这个获利的买家多次打电话要请我吃饭,呵呵,挺有意思的。

  采访结束,我感到很轻松。与成宇交谈,他那种坦诚、直率让你倍感亲切,而更为重要的是他那种待人接物的平和心态能够很快影响到你。大隐隐于市,收藏隐于心。这或许就是成宇和他的隐庐画廊的经典概括吧!
 
[ 名家访谈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