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法律知识 » 正文

丢失作品仍有158件下落不明 女儿石丹:正在追索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7-15  浏览次数:206
核心提示:  昨日到汉参加石鲁作品展的,有石鲁的儿子石果、女儿石丹、孙子石迦等。和不少产生艺术家遗产纠纷的家庭截然不同,2012年,他
   昨日到汉参加石鲁作品展的,有石鲁的儿子石果、女儿石丹、孙子石迦等。和不少产生艺术家遗产纠纷的家庭截然不同,2012年,他们就决定以“石鲁家属”的名义,共同分三批向国家博物馆捐赠石鲁的珍贵遗作。

  不过这个家族的捐赠之路却走得异常艰辛,石丹向长江日报记者透露:“此次展出的《山区修梯田》这幅作品,是我们花了4年才追回,然后捐赠给国博的;此外,我们决定捐赠给国博的第二批部分画作仍在追索当中。”

  《山区修梯田》4年才索回

  昨日的画展上,石鲁先生1958年创作的大幅画作《山区修梯田》格外引人注目。但很少有人知道,这幅作品能与大众见面,花费了石鲁家人近4年的时间。

2014-09-20_16420755

  2010年,石鲁先生创作的《山区修梯田》在北京某拍卖公司卖出了4000多万元的高价,但该作品存在违反送拍协议的操作行为,石鲁先生的家属要求拍卖公司返还作品,但多次与拍卖公司沟通未果。

  2012年3月30日,在画作仍未领回的情况下,石丹作为家族代表与国家博物馆签订《捐赠协议》,将《山区修梯田》在内的151幅石鲁作品捐赠博物馆。该画所有权从合同签署之日起即归国博所有。随后石丹通过法律途径维权,于2014年终将作品追回,并与国家博物馆作交接仪式。

  在追回画作以后,石鲁家人却赫然发现画上多了3方印章。国博副馆长陈履生说:“那个年代,石鲁的画作都比较满,画面留白很少,画家甚至没有地方落款。《山区修梯田》这幅画,石鲁只是在左下角盖了一方小印,并未签名。现在这几个印章加盖的位置和形式都是对该画的破坏。”

  昨日记者在画展现场看到,在《山区修梯田》的左下角、中部靠右的位置,多出的3枚印章依然清晰可见。

  158件拟捐赠作品仍下落不明

  继第一批向国家博物馆捐赠了151件作品后,石鲁家人于2014年决定向国博捐赠第二批244件石鲁作品,却突然发现其中158件下落不明,其中包括绘画51幅、书法39幅、文房68件。初步估计,这批作品市场价超过亿元。

  石鲁女儿石丹表示:“我们母亲和兄弟姐妹达成家庭公约,每人收藏的作品都汇集到一起,捐赠给国家博物馆。按计划,第二批捐的是父亲二儿子石强收藏的244幅作品,他在2012年2月就拿出了收藏清单,但是3月突然去世,没来得及交代后事。”

  据透露,石强去世时,因遗产认定问题,其亲属曾向西安一法院提起诉讼,最终法院裁定244件作品应捐赠给国博,并希望国博清点接收。然而,打开石鲁银行保险箱时,众人却发现原本的244件已缩水成86件,剩余158件不翼而飞。今年,这批下落不明遗作中的《巡山放哨》意外现身,成为一家拍卖公司的重头拍品。目前,在北京拍卖市场上已经出现部分石鲁丢失作品。

2

  今年5月20日, 中国国家博物馆与石鲁家属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追索这158件作品。石丹称:“我们对丢失的作品将依法追索,希望任何拍卖公司和交易平台及个人,不要进行任何形式的违法买卖。未来我们还将有第三批石鲁作品捐赠国博,目前正在整理名单。届时国博对于父亲作品的收藏将会更加全面完整。”

  流通的石鲁真迹不超百幅

  石鲁的画作是中国最早进入国际市场的近现代书画作品。由于艺术品拍卖和中国艺术品行业的兴起,近年来石鲁的作品受到众多藏家的追捧,2010年5月嘉德拍卖会上,其作品《高山仰止》就曾创下3192万元成交的纪录。

  石鲁孙子石迦昨日透露:“我爷爷不算是高产画家,据我们统计,包括已出版的画册和部分未面世的画作在内,其作品存世量不超过3000幅,其中各类速写如钢笔速写、水墨写生近2000幅。现在市场上流通的有证可查的石鲁真迹,大约百幅以内。”

  据了解,由于历史原因,石鲁的部分画作流落海外,多见于新加坡、欧洲、北美及中国香港、台湾等地。石迦说:“经常会有机构或者个人向我们求证画作的真伪,结果我们发现假画居多,现在甚至出现了专门伪造石鲁作品的高手。事实上,每次拍卖季上,石鲁真迹不会超过10幅。”

 
 
[ 行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